特朗普怒了:“假新闻”采访了一个“假吹哨人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国际新闻

[文/观察者网 徐蕾]5月17日,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的节目《60分钟》(60 Minutes)采访了被撤职的“吹哨人”——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(BARDA)前局长里克·布莱特(Rick Bright)后,就不幸但是毫无意外地成了特朗普的“撒气”目标。

当天晚些时候,特朗普发了3条推特:“《60分钟》和三流主播诺拉@NorahODonnell,竭尽所能地贬低我们的国家,这对激进的左翼民主党人非常有利。今晚他们采访了又一个假的‘吹哨人’,这是个支持民主党的心怀不满的雇员,编造故事、说谎。”

“《60分钟》的报道是不对的,对不对他们一点也不关心。假新闻!我不知道这人,从来没见过他,但我不喜欢我现在所看到的那样。这样的家伙明天怎么能来上班?在电视上说了老板阿扎坏话后,再向老板做报告?”

“这整个关于吹哨人的吵闹需要被非常密切地观察,它正在造成极大的不公正和伤害。”特朗普最后还点名@参议员苏珊·柯林斯,她是美国《吹哨人保护法案》的共同起草人;又点名CBS董事长莎莉·雷石东(Shari Redstone),“看看她那表现不佳的团队。她知道如何让事情变好!”

5月17日,布莱特在接受《60分钟》采访时,一开始就指出疫情初期,政府部门没有重视其严重性,还提到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(Alex Azar)“缺乏紧迫感”。

布莱特回忆起1月23日阿扎主持的讨论冠状病毒的会议:“然而,我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一个说‘我们将需要疫苗和药物’的人。”

“记住,整个领导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遏制上。人们相信我们可以控制这种病毒,让它远离美国。可这是行不通的,遏制政策确实能赢得时间,这很有可能减缓扩散。但是,当你在减缓传播的时候,你最好同时做一些事情,为病毒暴发做好准备。那是我的工作。”

布莱特随后提到了美国医疗设备不足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。他说:“我们经历过埃博拉病毒,寨卡病毒,H1N1病毒,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新鲜,我们知道该怎么做。”他随后提到,“整个美国医疗供应链库存不足,而且在疫苗、检测和个人防护设备方面面临压力。我让行业制造商和代表几乎每天给我发电子邮件,提醒我供应链正在枯竭,美国和世界都陷入了困境。”

迈克·鲍文就是当时每天给布莱特发邮件的其中一人,他所在的得克萨斯州的小公司“Prestige Ameritech”,是少数仍在美国生产外科手术口罩和N95口罩的公司之一。多年来,他一直在警告布莱特,他说,过去15年,90%的生产都转移到了国外,那里的口罩生产成本更低:“自2007年以来,在13年的时间里,我们一直在讲,一场流行病即将到来,口罩供应将会崩溃,外国将会切断对美国的口罩供应,而这正是发生的事情。”

但是2020年病毒真的来临时,美国依旧没有做好准备。

《60分钟》主持人提到1月25日布莱特给同事写的信,当时布莱特表示:“口罩的情况似乎令人担忧,我们已经收到超过一周的警告。”

对于这封信,布莱特说,他的同事们只是回复道:“谢谢你的通知。我们会亲自和制造商沟通,并在需要的时候采取适当的行动。”

随后,主持人在采访中提到特朗普的“神药”:“有没有想过羟氯喹会改变游戏规则?”

布莱特说:“没有。从来没有。有限的数据告诉我们,这可能是危险的。它可能有负面的副作用,甚至可能导致死亡。”

布莱特14日在国会作证时,特朗普曾这么说:“我告诉你,今天早上我盯着这个人看了一会儿。对我来说,他不过是一个满腹牢骚、不开心的人。”

对此,布莱特在《60分钟》回应称:“我没有不满。我只是对(政府)缺乏领导能力感到沮丧,对(政府)在准备美国人的救生工具方面缺乏紧迫感感到沮丧,对我们不能作为科学家被倾听感到沮丧。那些事使我很沮丧。”

布莱特此前负责监督疫苗的生产和购买工作,不过4月21日,他被撤销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管理局局长,以及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副助理部长的职务,并“被迫”转移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一个影响力较小的职务之上。

布莱特一直将撤职原因归咎于特朗普政府,认为后者在抗击疫情中 “将政治和任人唯亲置于科学之前”,自己因为不赞同特朗普推荐的氯喹和羟氯喹,才落得如今的境地。

5月8日,被解职后首次采访坦诚,他为国家“缺乏领导能力感到沮丧”。他认为,美国在过去一段时间里“本可以做的事情却没做”,导致过多医生和护士殉职。

5月14日,他继福奇之后在国会出席参议院疫情听证会,他在证词中写道:如果美国继续缺少清晰的防疫计划和专业的防疫措施,2020年将是现代史上美国的“最黑暗的冬天”。

对于听证会内容生气的不止特朗普,白宫“鹰派”顾问纳瓦罗17日在“福克斯”新闻节目中大骂布莱特是“对‘中国病毒’战争的逃兵”,“心怀不满的奥巴马政府雇员”,“永远都不会跟布莱特那种人同舟共济。”

rmxa